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都市激情  »  騷婦人
騷婦人

美快的日子,很快地似箭般的飛了過去,朱虎在老爺回來之后,終于回到公

館去服務了,差不多總得相隔十天半個月的才能回家一次。



雖然這樣對于新婚的夫妻,都會感到無限的遺憾,可是朱虎倒也常常在老爺

睡下之后,愉愉的跑回家,和秋菊共浪一個甜蜜的夜晚,再在天將亮的時候,跑

回公館去,這樣也總算是填補了兩個人的美中不足。



雖然朱虎比較辛苦一點,可是甜蜜卻過了辛苦,也忘卻了疲憊,只是苦了朱

虎的母親,時常要在半夜三更的替朱虎開門和關門,因爲秋菊是不敢到大門口去

的。



正因爲如此,朱虎的母親,時常半夜起床,老年人卻受了寒,就一病不起,

只一個月的時間,老太太就與世長逝了。



朱虎埋葬了母親之后,仍回公館里服務,依然是十天半個月,才得公開請假

同家,其馀時侯,依然是在半夜里愉愉的溜回家住宿,公館里的同事,卻不由生

起了疑心。



但表面上也沒有說穿,更沒有人問起朱虎,不過大家都在奇怪,爲什麽朱虎

母親不在了,一個人,還不搬到公館里來住,還要時常在外面住宿,那是爲什麽

呢?



這一天,也是活該出事,朱虎又溜回了家。



正和秋菊兩人,快活得欲仙欲死的時侯,忽然大門被敲得山響,朱虎忙問是

誰門外答應著:「是我。」



朱虎聽出了這聲音是公館里的聽差馬富的聲音,就忙問道:「馬富哥二有什

麽事啊?半夜三更的來找我?」



馬富在門外喊道:「朱哥,快開門吧,老爺找你有要緊的事。」



朱虎一聽,一面急忙穿衣服,一面忙說:「馬哥我馬上回公館去。」



朱虎是怕開了門給馬富撞了進來,看見秋菊,所以先不開門,急急的穿上了

衣服,才跑去開了大門,一邊就拉了馬富,往公館的路上走去。



聰明的馬富,看見院內房中有燈亮著,而且朱虎走的時候沒有鎖大門,于是

在路上就問朱虎,是不是娶了老婆,爲什麽不請大家喝一杯?



朱虎卻含含糊糊的不作正面答複,這樣更加深了馬富的疑心。



朱虎回到公館,原來是老爺在一清早要到西山去辦事了,所以太太吩咐叫朱

虎預備車子,馬富怕朱虎誤事,所以才找到了朱虎的家里去。



果然,天一亮,朱虎就開了車子送老爺去了西山,公館里的人,都知道老爺

要去三天才能回家,馬富更曉得朱虎也是要三天后才能回來,所以晚飯后,就向

太太請了一會兒假,就溜到朱虎家里去了。



馬富在朱虎家大門上拍了幾下門,秋菊以主是朱虎回來了,忙答應了一聲,

就去開大門。



大門一開,秋菊傻住了,馬富也呆住了,秋菊是最怕被公館里的人碰到,馬

富是在公館里聽到秋菊是得急病死了,並且在公館里的傭人們中間,也早就傳說

著秋菊的一些閑話,而此時,忽的看見了秋菊,當然呆住了。



但馬富卻馬上輕笑一聲,邁進了大門,同手將大門關上了,向秋菊說道:「

原來奶在這兒啊」



這時的秋菊真是又驚又怕又急,對馬富顫抖著聲音道:「馬富哥┅┅您┅┅ 」



馬富一拉秋菊的手,說道:「走,咱們到屋里去說話吧」這時,秋菊整個人

都已經嚇軟了,只能隨著馬富走進了屋子。



馬富拉著秋菊,一直走進了臥房,油燈明亮的照射著屋子里的一切陳設,一

陣陣的清香,使人有些想入非非,馬富竟大模大樣的往床上一坐,向秋菊說道:

「秋菊,奶倒是好啊公館里上上下下的人,都只知道奶已經死了,誰知道奶倒同

朱虎兩個人在這兒,過好日子呢現在,奶跟我走,我們回公館去見太太吧」



秋菊一聽,嚇得魂飛魄散,忙往地下一跪,說道:「馬富哥你救救我和朱虎

吧只有你知道我還活著,你能瞞了過去,我們夫妻永世不忘你的大恩。



馬富一聽,哈哈一笑口:「那麽你們怎麽報恩呢?」



秋菊一聽話有轉機,忙道:「馬富哥你說好了,只要我們夫妻能作得到的,

你要什麽都行。」



馬富色迷迷的眼著,秋菊嬌豔的臉兒,美妙的身軀,不由得心中一動,說道

:「這樣吧,要我瞞住了不說也不難,只要奶能答應,奶就算是我和朱虎兩個人

的老婆就行了」



馬富說著,就把秋菊從地上拉了起來,叫秋菊坐在了大腿上,秋菊是又不敢